Skip to main content

我們要的是台灣作為亞洲的矽谷,還是台灣有一個地方是台灣的矽谷?

責任編輯:鄒家彥

亞洲矽谷有兩種可能,一是台灣作為亞洲的矽谷,二是台灣有一個地方是台灣的矽谷,同時也成為亞洲矽谷。無論是矽谷,台灣矽谷,還是亞洲矽谷,都需要人與資金的高度耦合,彼此交互作用。

一般我們比較常聽到「資金跟著人才跑」的說法,這樣的說法意味著技術和knowhow在人的身上,而資金往人才聚集的地方聚集。相對地,人才也會往資金聚集的地方移動,是因為那裡可能有更多的新創事業,而創新事業意味著質和量上的新工作,更好的收入與更好的機會。

如果我們的目標是讓台灣、或者台灣某一個或幾個地方「矽谷化」,應該增強資金和人才的交互作用,讓兩者達到一種激烈的化學變化,資金必須直接投入在人的身上,而人的知識或經驗的累積會成為吸引更多資金投入的良性循環。

資金如果投入在土地或廠房,便無法透過人創造新的需求與新的工作機會,更不會形成以人為核心的經濟。

製造業是以企業和資產為核心,以增加產值或GDP為目標,人圍繞著設備和廠房,配合生產線運作。而知識經濟和服務業為基礎的經濟模式,則是以人為核心,以生活的品質與滿意度為目標,伺服器、機器和設備圍繞著人、和人的生活來運作。

加州矽谷的形成有其歷史背景,我們無法複製加州矽谷的歷史進程。但若盤點台灣現況,台灣自有資金實質投資的動能不足,銀行融資偏向服務中大型與傳統產業,投資活動所產生的相對風險極高,導致投資報酬率相對(其他市場或其他投機活動)低。投資活動淪為資本家「救救年輕人」式的公益活動或「培養年輕人」的慈善活動。不性感的投資活動,都是偽投資。不是不好,但不是投資。

政府領頭投資、鼓勵企業投資,都是正途。除此之外,台灣儲蓄總額超過6.2兆,國民超額儲蓄額也超過2.7兆,創造全民投資的健康生態可能也是其中一個重點。吸引國際資金和人才當然重要,只是我們可以(同步)先從簡單的做起,從調整國內資金與人才的活動開始。

法規的代謝、更新與調整是重中之重。除了法規,新台幣的匯率政策也需要改弦易轍,以人的生活為核心的貨幣政策,已經不能繼續單純以出口產值為目標

大學也是一個極為重要的配套場域,需要改革的具體範疇非常多,包括學費、就業供需平衡、少子化、教授升等機制、研究經費、技轉機制、公務人員身分等,但全都交集在「大學自治」這個課題上,我們必須讓大學自主自由,創新的根才會紮得深。

台灣矽谷化,亞洲矽谷便會水到渠成。

(本文由TechOrange授權刊登)

搶攻行動商機,現在就加入 7,000 家已在網路開店的品牌行列!
分享至:
Tech Orange
TechOrange,專門追蹤全球網路產業的科技網誌。提供網路創業者、行銷人員、媒體人員關網路的資訊與知識是我們的任務。文章輕薄短小,吸收科技新知沒負擔,每天大概花吃顆橘子的時間來​來瀏覽就夠了。​

掌握最新電商脈動,加入 91APP 品牌全通路學院!

免費獲得最新市場趨勢、行銷技巧與資源,直接送達您的信箱。

完全免費,可隨時取消。
搶攻行動商機,現在就加入 7,000 家已在網路開店的品牌行列!